Sunday, July 16, 2017

槟州政府是否违反竞标准则,把海底隧道工程颁发予实缴资本低于工程局标准1,900倍的承包商?

槟州政府是否违反竞标准则,把海底隧道工程颁发予实缴资本低于工程局标准1,900倍的承包商?

1.公众最近提出质疑,为何槟州三条大道工程比原定计划展延了3年半都仍未动工,槟州政府还是支付了2亿2000万令吉的咨询费给槟城海底隧道报告的特别目的公司(SPV)。

2.大部分的问题都集中在该SPV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否有能力承包工程。

3. 2013年3月1日,槟州首长林冠英宣布,通过征求建议书的方式最后获颁工程的是某SPV公司。

4. 颁布这项消息后,2013年3月4日,槟州政府发表文告否认该SPV公司实缴资本不足以承包这项庞大的工程,还澄清该公司的实缴资本高达46亿令吉。

5.但是,资料显示SPV公司是在得标前的前9个月,也就是2012年7月5日才成立。在得标和签署合约之时,SPV公司的实缴资本仅有10万令吉。

6.让人担忧的是,该SPV公司在2013年8月底发布的财务报告中,显示该公司仅有6万4672令吉的现金余额,而且面对796万令吉的负净值。该SPV公司的审计报告还表明,他们的审计人员提出了一个强调事项,即存在可能令该公司能否持续经营严重成疑之重大不明朗因素。



7. 1年后,截至2014年8月底,也就是得标后的1年多后,该SPV公司的现金余额仅有67万2130令吉,而且仍然面临负净值。审计师对该公司是否能持续经营下去,持续表示疑虑。


8.  更令人关注的是,拥有获颁工程的联营公司99%股权的母公司,也被揭发是在得标前不到19个月,也就是2011年8月22日才成立。

9. 截至2012年8月,母公司仅有30万令吉的实缴资本,19万9532令吉的现金余额及负储备金。审计师同样在审计报告中强调对该公司的财务状况表示担忧。而这个状况是在该SPV公司得标前7个月。



10.该母公司在接下来的两年,也就是2013年和2014年同样面临亏损,分别仅有25万1000令吉和67万6000令吉的现金余额。截至2013年8月31日,该SPV公司的净股东权益是负790万令吉,而母公司的则有190万令吉。




11. 截至2013年8月31日,SPV公司和母公司的股东权益两者加起来是负600万令吉。这是获槟州政府颁布合约之后5个月的数据。

12. 公共工程局(JKR)准则阐明,有意竞标工程的公司在提呈征求建议书时,需证明本身的财务实力至少是所竞标工程价值的3%,否则该部将淘汰不符合要求的公司。

13. 海底隧道和3条大道的总费用是63亿4000万令吉,那它的3%标准应该是1亿9020万令吉。换句话说,SPV公司10万令吉的实缴资本,比工程局所定下的3%标准低了1,900倍。

14.就算是得标4年后,也就是2017年6月,SPV公司的实缴资本仅有1750万令吉,而母公司仅有1,500万令吉,两者同样低于1亿9020万令吉的标准。这也打脸了槟州政府在2013年3月说SPV公司实缴资本达46亿令吉的说法。

15. 因此,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,在2013年3月获授予该项目的公司能否又能力进行工程。

16. 国阵策略通讯局促请槟州政府出示2013年3月颁布工程合约于SPV公司时的评估征求建议书的会议记录及相关遴选承包商过程的文件。

17.槟州政府必须证明在颁发工程予SPV公司和母公司时,没有违反工程部定下的竞标准则。因为审计师都对以上公司的低实缴资本和低现金余额(相较于工程费用)表示疑虑。

国阵策略通讯局副主任
拿督司徒忠

2017年7月15日
(以英文原文为准,华文为翻译版本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